写字就是一场历练的跋山涉水
归档在左下方,灰体字看不真切,请善用

王黄/愚者三千自有智者一瓢

突然开车,注意背后

 

做贼都没我这么小心谨慎

 


 


 


王杰希下班推门回到家里时,黄少天正翘着脚懒散地窝在沙发上玩平板,他玩的游戏其实单调的很,不是打地鼠就是愤怒的小鸟,前者是职业选手的日常,后者听说是为了全部通关气气自家远房的某个堂弟,鉴于黄少天的话总是半真半假,所以王杰希也是只是听过笑笑。
四月的北京早就停止供暖,初春的天气微寒,即使呆在屋子里也能感受到室外料峭的北风。王杰希瞥一眼他光着的脚,脱下风衣朝他走过去说,“你不冷吗?”
黄少天见他走来,立刻把脚伸进他两腿间,嘴里说着冷却完全没有去穿袜子的打算,王杰希无奈看了他一眼,将他两只脚掏出来换成用手捂着,黄少天这才将头抬起来,冲他嘿嘿笑了一下。

 


比起黄少天,王杰希简直就是个移动暖炉,黄少天说他怎么能理解一个常年在广州吃香喝辣的人的体质,他根本就不需要热,他哪知道二十年后他会跟个北方人谈恋爱,更不知道二十年后他会常居北京这个冷死人的地方。
论起强词夺理与先声夺人黄少天永远都不会输,王杰希懒得跟他口舌,只压着他的后脑勺堵住他喋喋不休的嘴,以求片刻安静,后来他们就顺势在沙发上做了起来。


 


*和谐部分走上方链接*

 


 

王杰希笑了下,把黄少天扔到沙发上,然后找了条毯子把他裹成一个粽子,“吃什么?”

 

“……小龙虾。”

 

王杰希没接他的话,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他,虽然没说话但意思很明确——我上哪给你弄小龙虾去?

 

“好吧好吧,随你弄吧,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黄少天大手一挥,大度的放王杰希自行去厨房料理。

 

 

 

 

 

黄少天和王杰希交往是在国际比赛途中,也不知怎么回事,当了三五年的竞争对手莫名其妙就看对眼了。

 

叶修叼着根烟眯着眼睛说,套路,这都是套路啊,文州你这手棋下的真绝啊。

 

你说什么呢叶队。喻文州表面上笑的清清静静,但叶修猜他心里正对着自己翻白眼。

 

两人在苏世黎交往没多久,就被方锐在电梯门口撞破奸情,黄少天自认当时和王杰希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没想到被方锐以夸张的方式一传十十传百迅速在职业选手圈扩散开来。以致后来回到蓝雨被顶头上司和教练轮番说教,问他究竟是去打比赛还是谈恋爱的。

 

 

 

当然是打比赛啊。黄少天义正言辞的回答,不然捧回来的奖杯是什么?

 

他露着虎牙,笑的人畜无害,但跟在他身旁的喻文州敢打保票,他背过去的手一定是在竖中指。

 

 

 

黄少天这个人,有时候鬼得让人摸不着头绪,有时候又颇有些冥顽不灵,大概成大事者都要有一些固执和倔强,而黄少天明显是对自己做出的决定不容他人半分质疑。

 

不过好在他懂孰轻孰重,和王杰希的交往被俱乐部压住,没有在粉丝圈爆出,所以他和王杰希还是属于地下恋。

 

 

 

至于怎么开始交往的,黄少天自己也说不好,酒精契机肯定是有的,但如果双方没感觉就算喝迷药也没用。

 

黄少天裹着毯子从沙发这头爬到那头,眼神打量着在厨房里忙活的王杰希。王杰希是典型的北京男人,小事不啰嗦,大事不犹豫,颇有点大男子主义,又让人觉得刚刚好。他从前交往的对象是女生,不具参考性,但和王杰希的交往,感觉不可谓不好。

 

 

 

或许还有些微妙的上瘾。

 

黄少天在心里扯出一张王杰希的脸,左揉右捏,团成一个大写的随便吧。

 

喻文州总说他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实际上细致透彻,冷酷入骨,黄少天觉得不对,他也有热衷的东西,比如荣耀,比如冠军,比如和王杰希这种场上对立场下缠绵的矛盾快感,但如果叫他选择,他可能更倾向在赛场上打败他,享受他隐藏在不动声色后失落和不甘的情绪。只不过他同样也在享受和王杰希的恋爱,享受他的关心,享受他的占有,享受他无孔不入又金刚不坏的爱意。

 

 

 

肖想对象正在煮面,他厨艺不精,只会简单的蛋汤面,远不及生在吃喝繁荣之地的黄少天,不过下厨的男人有别样的优雅,这又是另当别论的事情了。

 

王杰希抬头的间隙间和黄少天交换了几个意义不明的眼神,关火舀出的动作流畅连贯,颇有几分心照不宣的明了,“你在想什么?”

 

“这个赛季肯定是我们蓝雨的冠军。”黄少天一边跑回卧室穿衣服一边冲他说。

 

“哦。”王杰希淡淡应了声,不甚在意,“过来吃饭。” 

 

 

 

王杰希大抵就是这样一个人了,不动声色,稳如泰山,黄少天从没成功激起过他,而他也在千方百计的再度尝试中,倒不是说希望王杰希如何,只是久看他那副不冷不热的冷淡面孔,黄少天稍有不快,他本身是个十分情绪化的人,也乐得看王杰希表情丰富。

 

但微草队长吝啬表演,他唯有的几点动容只有在情不自禁的床上,然而黄少天并不想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他穿衣服的时候回想了下俩人初次床上作战,不可谓不惊心动魄,王杰希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反钳他的手,也不知道表面看起来正派又绅士的人怎么会喜欢这种侵略性的举动,更不知道叫微草的小朋友们知道会是作何反应。

 

他挪到门旁瞟那头的王杰希,他正从碗柜里取出两双筷子。如此具有生活气息的他,也着实令黄少天心动不已。

 

 

 

黄少天——

 

男人在那头催着,黄少天撇了撇嘴心甘情愿地走了过去。

 

 

 

或许有的时候生活总是充满戏剧性,若你早先和黄少天说他将和微草队长谈恋爱,他肯定要白眼翻上天去。喻文州评论他俩,总是做得比想的快。这倒是十分与他俩一致。

 

他说给王杰希听,王杰希的回应与叶修有几分相似,说是喻文州的缺陷限制了的他的思维。这叫黄少天不知道怎么反击,对叶修的直言不讳他可以直接骂他滚滚滚,而王杰希对于语言的博大精深颇有修为,黄少天无妨,纵使他能刷爆微草每个成员的心态,对王杰希都是不管用的。

 

你能指望一个成日不知想什么的城府佬动情声色吗,黄少天觉得王杰希是个立在尖塔上的人。

 

 

 

常有两个场景在他脑海里反复出现,一个是他俩对立在高楼的露台上,一个是他自己漂浮在无人的海面上,都未果,只有场景。久而久之黄少天反倒信了什么宿命论。

 

或许是他将王杰希舀了上来,又或者是王杰希将他舀了上来。

 

结果都是不变的。

 

 

 

他唆着面条忽然发表了一个重要言论,

 

“这个赛季如果蓝雨拿了冠军,我们就公开吧。”

 

 

 

坐在对面的王杰希停顿了一下,抬起头看他,“你如何确定你们就能夺冠?”

 

“我们可以来打个赌。”黄少天兴致勃勃。

 

王杰希笑了笑,“可以,你赢你公开,我赢我公开。”

 

 

 

 

 

这时候,黄少天又觉得王杰希真是个狡猾又愚蠢的人了。

 

 

 

 

 

 

 

 

 


 

 

 


评论(15)
热度(151)

© 海底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