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就是一场历练的跋山涉水
归档在左下方,灰体字看不真切,请善用

大纲文/周黄/他山

大晚上睡不着,翻出14年的梗撸了撸
忘了说,有叶蓝,也有黄单箭头叶,适当避雷吧,不添tag了




他是轰轰烈烈的人,耐不住寂寞,便下山去了,留下周泽楷一人,守着这清清冷冷的园子。
少天是猫妖,性子顽劣
小周是鹿妖,温润端方
少天说我过几天就回来,然而一走就是一年,小周等不下去,也下山了。

少天在京城这个地方,遇见了叶修,商甲名家大公子,一头热的撞进了热恋里,但是叶家公子喜欢家里从小就在他身边的蓝河,少天难过,恰逢鼠精陈皓作乱,蓝河大病,因少天心性天真不隐藏自己是精怪,叶家私下都说是他做的,少天帮叶修捉了陈皓后就从叶家离开了。
正巧遇到修道的喻总,不知怎么就被抓去了,小周下山寻不到他,歪打正着的遇到几年之前同为好友的江,告诉了黄在叶家之事,周找到叶家却发现黄早就不见了,叶把黄给他的结发绳交给周,叫他还给少天。

小周看着结发绳出神,想着黄少天这么好的人叶修怎么就不懂得珍惜他,觉得难过又心痛,他无声向叶修抗议,叶修若有所思看着他说,因为喜欢他的人不是我,是你。
周泽楷出了叶府,看川流的人群,觉得人间样样不好,为什么偏偏他们要以人为型,人的七情六欲,周泽楷不懂,虽然不懂,但是心痛。想见那只猫妖的心情从未有过的强烈,但是人流鼎沸,他找不到黄少天。

他又去找了江波涛,江也无能为力,只能告诉他,京城以东有位厉害的王大夫,虽然他是个大夫,但是他无所不知。周泽楷便去找了王杰希,王杰希说,我可以告诉你黄少天的行踪,但事成之后你要将你的鹿角送过来。周泽楷点了点头,向他道谢,王杰希看着他说,不必谢我,你会失去你的角。
即使如此,周泽楷还是向他道谢,踏上了寻找黄少天的路。王杰希说黄少天跟着蓝雨观的道长云游,祛妖性,行善果,周泽楷想,他只是想见他一面,不会碍他修行。

他穿过京城向着北方前行,来到了游牧民族的蛮瘠之地,他食素,在野肉狂欢的蛮族之地格格不入,但这并不妨碍姑娘们喜欢他,他长得好,性情又温和,虽然寡言少语,但是笑起来如塞外银月。篝火歌舞时,周泽楷收到了许多姑娘的定情信物,他略懂了一些人间的喜怒,第二日一一还了回去,没说出口藏在心里的那个人,只说他要远走,希望姑娘们另觅心欢。他趁着夜回了原型,在荒芜一物的土地上疾走,夜中银盘皎洁生辉,它顶弄着风,身型美丽又威武。

很快时节便入了冬,北方洋洋洒洒开始下雪,周泽楷不再保持原型,身着单薄走在飘雪的山头。
在开冬第二日,他在一片白茫茫中见到了黄少天。
黄少天见到他分明高兴的很,他似乎很长时间只对着喻文州一个人,拉着周泽楷跑回修行的山洞,不停对着他讲话。喻文州回来时便看到一猫一鹿窝在草垫上交颈而眠,他笑了笑,找了旁边一处,也闭目生息起来。

周泽楷和黄少天呆了十日,看他每日早早出去采摘晨露或维护松鼠,喻文州每天派给他的任务也不同,有时候是对着山后结冰的溪泉背诵诗句,有时候是对着落雪的松木舞剑刻字。
周泽楷就问黄少天,喜欢这样的生活吗
黄少天将手中的木剑挽了个漂亮的剑花,望着树尖说,一开始不喜欢,现在已经习惯了
周泽楷看着他,觉得他还是变了,不再是无名山头上爱玩闹爱耍性的三花猫了。他将叶修给他的结发绳交给黄少天,在黄少天的脸上看到了异样的表情,是比每日早出晚归,勤劳作业的黄少天,还陌生的黄少天。
周泽楷说,这是叶修叫我还你的,他让你天高海阔,让你耍闹依旧。然后周泽楷就看到黄少天哭了,一直笑嘻嘻,心比天高,骄傲自如的黄少天居然哭了。
周泽楷便又开始心痛,是比听到叶修不珍惜他时还要有的痛,并且伴随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怒火。

“你喜欢他吗?”周泽楷低低问他。
“我想看他的脸,想听他的声音,想被他揣在怀里抚摸,也想跟在他脚边去任何地方,你说这是喜欢吗,周泽楷,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周泽楷撇开目光,去看向远山与层云,“如果这就是喜欢,那我也是喜欢你的。”

黄少天不哭了,他瞪圆了眼睛看着周泽楷,眼眶还有些红,看起来几分可爱几分可怜。周泽楷情不自禁抱住了他,在冬日凛风鼓鼓的一窝雪地中,四处是低矮却厚实的松木,偶尔有松鼠从木干中探头探脑的伸出,积雪压在针叶上,一片片如白鸥的羽翼。
周泽楷小声对黄少天说,我要回山了。
他还是喜欢他们起始的那片山林,温暖,茂密,动物很多,安静又平和。

周泽楷回去了无名山,回去前顺路去了趟京城,准备拆角给王杰希,王杰希只要了一小部分,但还是痛的周泽楷日日无法安眠。
他缺了一小块角,再也不变回原形与鸟雀玩闹,一只稍有修为的蜂鸟落在他肩头同他叽叽喳喳,它说周泽楷变了,变得比从前更沉默,他还是会笑,可是笑的不开心,很寂寞。
周泽楷就解释跟它说,他没有不开心。但是没有黄少天的无名山,确实让他觉得寂寞。

转眼又过了半年,周泽楷一清早就被山林的吵闹吵醒,他走出园子想去一探究竟,从林里冲出来一个影子一下子将他按在地上。
周泽楷心里想他没得罪过什么人啊,怎么这人来势汹汹,定睛一看却是黄少天。
他穿的显眼,背上又背着把澄亮的剑,只是表情凶恶又扭曲,拳头对着周泽楷迟迟不落的颤抖。
周泽楷不说话,只呆呆看着他,看着他从怒火中烧,到痛苦万分,最后才揪着他的领子将头垂进他颈窝里。
黄少天压抑着嗓音吼他,“那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角,你怎么能就这么割了呢!”
明白了他在替他痛苦,周泽楷释然笑了笑,按着他的脑袋说,“不疼的。”
然后他们在傍晚坐在屋顶上看夕阳,夜里就像从前一样交颈而眠。不过周泽楷知道黄少天半夜变成了人型,摸着他缺了一部分的角,几次摸痛了他。

还走吗?周泽楷问黄少天。
黄少天说,剑圣才出江湖,怎么能一下子归隐山林,只是这次周泽楷,我求你了,能不能不再这么傻。
那我跟着你一起?周泽楷呆呆的问。
黄少天看着他,几次想打他,最后都忍住了冲动说,哎,好吧,你跟着我吧,我也放心。
于是剑圣身边多了个厉害的人的消息,不日便传遍江湖,周泽楷陪黄少天走南与北,陪他踢馆,陪他收徒,周泽楷又觉得了,人世果然是琳琅满目,繁华如锦,有了黄少天哪里都是好。
他们重游了京城,只是此时黄少天再不是无名小妖,剑圣之名远近闻名。他们去找了王杰希,黄少天与他斗了三天三夜,最后把王杰希逼到墙壁前,剑插在他颈边三寸,才算是把一年前的怒火抵消干净。
理所当然,他们被王杰希不客气的草地出门,站在微草堂的门口,久逢了叶修。周泽楷咳了一声说,你们说,转身向对街走去,掏掏钱袋,磨磨蹭蹭的买桂花糕。

“哟,好久不见啊少天。”叶修叼着根烟,永远没个正形。
“你才是,怎么不见蓝河。”黄少天左右张望,叶修就笑。
“你以为是你呢,不安分的猫。”
“我现在安分着呢!”黄少天跳脚,却顿时陷入沉默,他转头看了看周泽楷好看的脸,想了想,从胆内抽出一条物事,“送你的东西,还回来成什么,给你你就拿着。”
叶修不接,吐了口烟,缭绕在叶黄俩人之间。
“我听大眼说了。”叶修说。
黄少天就耸了耸肩,“嗯,是个傻子,所以得看着。”
叶修看着黄少天,然后拿着烟杆绕了绕,就勾起了结发绳,“行,既然是你给的,哥就收着吧。”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看都不看叶修,隔着条街喊周泽楷走了,倒是周泽楷,走时不住回头,看得叶修直乐。

晚上黄少天和周泽楷坐在客栈的屋顶上看月,正月十六的夜熙熙攘攘,女眷的窃声细语和小贩的叫卖充斥在京城繁华的街头。
周泽楷闷声不说话,任凭黄少天怎么逗他他也不说。
黄少天就叹一口气,喝了一口酒说,周泽楷,你是不是真傻。
周泽楷也是会生气的,他一个气闷就扭头去看黄少天,却被他用湿乎乎的嘴堵住了一口的难言难语。
“我早就不喜欢叶修了。”黄少天用晶亮的眼睛看着他,“现在喜欢的是你。”
周泽楷再次语塞,黄少天看着他呆滞的样子,好笑的凑了过来。

圆月顶在头顶,他们交换了一个约定百年的吻,而这,才是刚开始而已。








没了(。)

评论(4)
热度(50)
  1. 我要取个难记的名字海底夏花 转载了此文字

© 海底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