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就是一场历练的跋山涉水
归档在左下方,灰体字看不真切,请善用

[全职][周黄]烟

周泽楷总是很喜欢黄少天抽烟的样子,虽然那屈指可数。

从指上燃起的青烟像一缕缥缈的薄纱,他的脸庞会笼罩在它之下,那时候他的表情不明朗也不鲜活,带着周泽楷没见过的冷酷意味,俊美、又硬朗,叫他看了总会不由自主屏息凝神。

 

他们刚在一起时的那两年里,别说是得到战队与粉丝的祝福,连亲朋的眼光都是微微的不赞同,战队经理多次找他商量,委婉的表达出私下在一起没关系但是公开还是再等几年的想法,都被周泽楷沉默着拒绝了。他只是再无法忍受与黄少天形同陌路,他爱着黄少天,深切的刻在每一寸眼神里。周泽楷觉得自己就是长在黄少天心头的一株植物,被他浇灌以爱之名,才能生长与绽放。

如今这株植物葱茏成茵,每一片绿叶上都有他的痕迹,他纤细却挺韧的背影、他指肚间细小密实的硬茧、他发顶的漩涡、他锁骨的红痣,周泽楷恍然发觉,爱他已经成了本能,融进了他的血骨里。

 

黄少天是他的太阳。

 

但太阳也并非日日晴朗,那时候黄少天总是会趴在窗前吸烟。

像现在周泽楷所看到的这个背影,夕阳勾勒出他的轮廓,他手肘使力撑在窗棂,光裸着的背部上蝴蝶骨就翩然起飞。

他总是像一幅令人窒息的美景,又好像抓不紧的调皮猫类,让周泽楷产生一些负面又阴暗的情绪。

但是他不说,黄少天就不会知道。

 

他将吸过水的浴巾丢到沙发上,脚踩在柔软的地毯朝他走去。

春风微凉,他环上那具发冰的身躯时感受到了与春季不符的热度,是与他肌肤相亲的炙热电流。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微湿的头发在他颈窝间磨蹭。

黄少天便发出轻笑说,“喂喂,周泽楷你干嘛?怎么忽然撒起娇来?”

 

那指尖的烟卷随着他的动作轻颤,燃尽的烟草簌簌从高空落下。

周泽楷用余光估摸测量着余量,然后就着抱他的姿势,拾过他的手送进自己的嘴里。苦涩、呛人、但是有快感,怪不得多少人类趋之若鹜。

黄少天靠在他的怀里,微仰着头问他,“味道怎么样?”

 

“是你的味道。”

周泽楷抬着他的下巴说,然后扭过头叼住黄少天的唇。

 

他的嘴唇总是柔软的像甜美的棉花糖,让周泽楷忍不住用牙尖去磨咬,这时他就会在他怀里颤抖起来,而后鼻腔发出微微挣扎的呻吟。他舔开本就未合拢的唇瓣,那股烟的味道就顺着舌尖攀上他的味觉系统,周泽楷不太温柔的拉出他的舌头,在焦灼的空气里逆着舌苔舔食着黄少天的舌,直到两个人的舌与唇都变干,再重新贴到一起,互换着淫靡的口水。

怀里的身躯抖动的更厉害了,周泽楷感觉到喷在他面上的气息变得潮湿粘人。他喜欢看这样的黄少天,他的快乐、痛苦都是被他赋予,他是主宰他感官的神。

从口腔牵扯出的银水被周泽楷一一舔舐干净,他又吻去了黄少天眼角溢出的泪水,最后再度亲他的唇。周泽楷抬头看去,他手里的烟已经燃尽了,显然黄少天也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到了。

 

“啊,没有了。”

“恩。”

周泽楷点头,黄少天看了一眼他,笑着踮起脚尖吻在他唇边说,“没有就没有了,我们晚上吃点什么,我去做。”

 

回答他说什么都行,黄少天便丢了烟头向厨房走去。

那个背影还是那么好看,周泽楷伸出指头对着他描画,然后他转过了头,去看沉进广袤树林里的、那颗已经寻不见的香烟,忽明忽灭的笑了起来。

 

他想黄少天大概永远也无法知道他吸烟的时候他在想些什么。

他想一口一口吞掉黄少天吸过的烟,想一口一口吃掉黄少天夹着烟的手指,想让他吞食过尼古丁的味道链接起他们两人体内的器官。

然后在深得无人探知也无人取出的地方,今天的周泽楷还是一样爱黄少天。

 

 

 

 

Fin.

旧文重放,不知lf这次能否放我一马,因为,真的,什么,都,没有。

评论(10)
热度(38)

© 海底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