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就是一场历练的跋山涉水
归档在左下方,灰体字看不真切,请善用

燭鹤燭/短打/《路》

 @薏仁樂  俗话说的看图写作(。)



他站在风雪中看前方的鹤丸踩出深深浅浅的脚印,风声呜鸣,他雪白的身影似乎要淹没在一片纯白的雪夜里。那一刻烛台切忽然意识到,鹤丸更像是不属于世间的精灵,他羽织振翅,一个不经意的回首就会消失无踪,来与去的痕迹都与他无甚关系。
这让他情不自禁喊出他的名字。

“…”


摇曳的风雪是否吞没了他细弱的招唤,烛台切不得而知,他仅是看着鹤丸的脚印,依旧深一脚浅一脚的印上去。
雪是冰冰冷的,凌乱而纷杂地落在他的发顶、鼻上与肩头,能融的化进血骨中,被隔开的依附在外衣上。
烛台切从来都不是惧冷的人,只是这一刻,冷意似乎潮水般生长,淹没他的半身、淹没他的口鼻。

鹤丸在他前方的身影,拧成一缕烟,脆弱的嵌在山白棕履间。
他倏然有了个不能说之于口的冲动。

而这时鹤丸也回过了头,他发上落着雪,睫毛抖动,注视他的眼神穿越宇宙洪荒。
烛台切和他在靡靡雪夜中对视。


“要来一个充满爱意的拥抱吗?”

良久,
鹤丸眨了眨眼,冲烛台切笑起熔熔烈火。



fin.

评论(4)
热度(28)

© 海底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