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就是一场历练的跋山涉水
归档在左下方,灰体字看不真切,请善用

[艾利][监禁生活十五题之十五]未曾存在的牢笼

※单箭头艾→利
※短打 


  
  
  他睁开眼,再次被梦中庞大而恐怖的面容所惊醒,周围依旧漆黑,地下室的铁牢里散发着潮湿腐朽的味道,艾伦·耶格尔动了动沉重的手腕,锁链清脆的响声随着他的动作回荡在狭小的空间里。
  五天、六天、不,或许更久。他麻木得睁着眼睛,妄想数清被囚禁起来后所度过的天数,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毕竟他连自己是哪一天被关起来的都不清楚。
   
  黑暗里,他仰面躺在又硬又冷的床上,左手吃力的向上抬起,艾伦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为何,是企图在这一片虚空中抓住些什么吗,想到这里,他嘲讽的扬起嘴角。
  艾伦撑起身子,眼睛在黑暗中并不能看得清什么,但是长久的处在同一个空间里他也摸清了一些规律,比如看守他的士兵昼夜是不同的人,夜晚的这两个人比白日里的更加警惕。也对,毕竟他被他们当做是怪物的家伙。
  
  艾伦仰起头蜷缩起双腿,目光空洞的想,只有一个人是不同的。
  啊……真是可恶,现在,就连和让那个混蛋的拌嘴,都让他觉得无比的怀念,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了,大概现在唯一值得高兴的就是得到了利威尔兵长的认同吧。那个身材矮小,却有着最强称号的男人,只有这个人,和别人不同。
  
  从志愿加入调查兵团起的时候,就不断的从别人口中听闻这个人,大多数都是赞颂他的能力,直到艾伦亲眼和他直面,他发现背负着荣誉的这个人并不像世人所说的那样伟大。他看起来太娇小,尤其是和坐在一旁的艾维尔团长相比,没有强壮的身躯,性格也不太友好,艾伦觉得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垂死挣扎的臭虫。
  之后艾伦想了想,他们第一次的相遇确实不是值得怀念的情景,其实当时由于巨人化,他的体力完全呈透支状,艾伦感受到的只有阿尔敏瘦弱的手臂所支撑起他的全部力量,属于人类的体温源源不断的透过相互紧贴的肌肤传递过来,他昏昏欲睡,眼中模糊一片。
  然而艾伦却看见了,背负在那个人身后的,象征自由的翅膀,就像翱翔在天际的隼鹰,没有人能阻挡的住,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他的目光紧紧锁在那个人的身上。
  
  调查兵团,兵长,利威尔,以神祇一般的姿态,降临在十五岁少年艾伦·耶格尔的心上。
  是的,也许,就像牢笼一般。
  
  但是在那之前,艾伦叹气的想,果然还是得要先从这个铁牢的地下室出去才行。
  
 

 
  
  Fin.
  文不对题,对不起我又跑题了哈哈(别笑
  未曾存在的牢笼并不是指关押艾伦的地方,而是把艾伦锁在内心深处的,被喻为自由的东西,也就是他一直渴望的利威尔所拥有的东西,所以艾伦才会一见钟情www当初是这样设想的,不过码着码着就歪了(跪

评论
热度(4)

© 海底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