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就是一场历练的跋山涉水
归档在左下方,灰体字看不真切,请善用

[全职][周黄]那就谈呗

服装表演系周x服装设计系黄 

前篇走这里点我

继续别管标题  @Lolo 

 

 

 

“喂喂喂,这边这边这边。我要的道具呢!你拿来了吗!”

“学长!后台那一侧挤满了人,根本找不到你要的布啊!”

“都说了就在音响后面那个纸箱里,怎么会找不到,算了算了算了,小戴你过来给他按住这里,我去那边找。”

“学长!喻学长找你!”

“跟文州说我现在没空!”

 

7月的尾巴,苦夏、燥热。

黄少天现在的情况是一个头两个大,分身乏力,恨不得自己多长出几只手脚来。夏季杯设计赛已经倒数第六个节目了,后台嘈嘈杂杂,人挤人几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找不到。他自己的节目倒无所谓,作为压轴表演还不需要着急,不过身为学生会副会长其他的许多事情却都落到了他头上。他远远看一眼喻文州,同样在人堆里忙前忙后,似乎也抽不出身到他身旁帮忙。舞台内的空调形同虚设,他穿着衣料少的可怜的背心也同样汗流浃背,不禁在心里咒骂着这该死的天气,却不得不加快脚程从舞台灯照不到的通道迅速跑到另一侧。

其实早该习惯这样的事情了,实在不该这么心浮气躁。黄少天呼出一口气,从纸箱里捧起红色的绸布,脚步不缓的就往回走。可是人实在太多了,舞台上的音乐又震耳欲聋,把他的几句“让一让”全淹没在了热潮里。

我靠靠靠,真是……他简直快要抓狂了,也不管会不会撞到人,举起一大捧绸布直冲冲的往前走,视线被挡住也不在乎,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喊道,“让一让,都让一让啊!”

没走两步他就觉得自己撞上了人,手松了松滑溜溜的东西从指缝里脱落,一条红色垂了下来正遮在他眼前,他看不到是谁,只觉眼前这人黑压压的像座山似的挡在他面前,他瞬间就火了,“我靠谁啊!走路不看啊!”

“学长?”

但他只听这一个声音,所有的火气就都熄灭在了喉咙里,是周泽楷,手里的东西已经被他接到了自己手中,黄少天便清楚的看到周泽楷那张好看的脸出现在了他眼中。

他其实知道自己为什么心浮气躁,罪魁祸首分明就是眼前这笑的无害的家伙。

 

黄少天,十九岁,大二生,无任何不良记录,从出生起就一帆风顺的人生,就在两周前,碾碎在了周泽楷波澜不惊的一句话里。

他现在都还记得周泽楷说完那句话的表情,认真的神态让他没办法一笑置之,也无法宽慰自己说他只是在开玩笑。

他活了十九年,第一次,被男性告白了。

没法说明当时情况的鸡飞狗跳,他几乎是立刻从他身边弹开了,本应是理所当然的举动,在看到周泽楷受伤的神情时却让他有负罪感,而这间接导致他居然说不出拒绝他的话。只能粗暴的扒下他身上的衣服,将他自己的衣服,连同人一起推到门外。

“学长,我是认真的……请你……考虑一下。”

呵呵,他该惊叹原来周泽楷也会说这么长的句子吗。黄少天没有回应门后面的声音,直到响起渐远的脚步声,他才十八通电话召回了远在市中心的喻文州,然而在喻文州赶回来后他却说不出口了,好友什么也没问,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

 

——而他在纠结了两个星期后,这个害他茶不思饭不想寝食难安的罪魁祸首却一脸心安理得的出现在他面前,这简直不能忍好吗!

 

“你来干什么?”

即使后台光线阴暗周泽楷也看出了黄少天没给他好脸色,他有点手足无措,尴尬的小声说,“帮你。”

“那好,把这些东西捧那头去。”黄少天理直气壮的支使人,学弟乖巧的点头,轻松的走在他身旁,看着他的高个子,黄少天在心里不甘不愿的嘟囔着长这么高了不起啊。眼神却错不开,偷偷打量周泽楷。

最先注意到他的时候,其实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表演届不乏模样出众的人,但周泽楷比那些人都显眼。他天生就吸引人的眼球,有高挑的身材,和精致的面孔,但最主要的是他的气质和旁人不同,叫黄少天一眼看去,就喜欢这个安静的学弟。

当然,这个喜欢,和周泽楷说的“喜欢”是不同的。黄少天说不清自己是不是个双,比起硬邦邦的男人,他显然更喜欢软软香香的女孩子。但周泽楷对他说“喜欢”,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难接受。

他是有些难以启齿的,那天晚上他做了个梦。柔软的像云朵一样的大床上他被周泽楷按压着亲吻,舌头淫靡的在两人口中推来推去,周泽楷急色的抚摸着他的腰线,解下皮带滑进内裤,炙热的掌心揉捏他的臀肉,让他发出令人羞涩的婉转呻吟。虽然是梦,却真实的可怕,包括周泽楷进来时的痛觉,和他低喃在耳边的性感声音。早上醒来黄少天看着床单上的痕迹觉得自己不会好了,偏偏好友投来玩味的笑容对他说,精气十足,少天,很好啊。

一点也不好,他哭丧个脸,他还想挣扎一下,不想这么快掉进周泽楷的陷阱里。可是周泽楷不会等他千思万想,他拼命推着他往前跑,生怕一个脚步停下来,他的眼神就会投到别人身上去。在周泽楷表白前,黄少天从来不知他是性格这样强势的人。

 

“少天,太好了,你在这里。”

喻文州眼尖远远看到他,拨开拥挤的人过来拉着他往那边走,“你看看沐橙的衣裳,这里不知怎么回事裂开了,我身上的别针已经用光了,你还有吗?”

“有有有!”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蹲下身三下五除二就把苏沐橙的礼服别好了,完事后拍了拍苏妹子的肩膀眨着单边眼睛说,“给我在老叶面前美言两句,期末考的时候叫他给我加点分。”

“没问题。”苏沐橙看着他笑了笑。

“第几个节目了?”

“倒数第四个。”

“周泽楷,你把道具给肖时钦,然后过来这边,准备准备该咱们的了。”黄少天靠在喻文州身上,垫个脚冲周泽楷喊,只见明显比周围人都高出一些的脑袋点了点,对他露出羞涩的笑容。

靠。黄少天郁闷,周泽楷的脸太好看,随随便便摆出个什么表情都是挂,他防御低下,怎么看都不是他的对手。

“……不然,你就试着接受他吧。”喻文州在他身边忽然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句,吓的黄少天眼睛都要瞪出来了,好友扬起嘴角,语气令人捉摸不透,“你的眼睛都快长在人家身上了,还在纠结什么。”

“什——”么!!!黄少天活生生把尾音憋在嘴巴里,恨不得用眼神刺穿喻文州,他这才发现当一直以来站在身边的战友用他的那套心脏术对付自己人时,效果是更加一针见血。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那副舍不得揍下去的身影,黄少天心情格外复杂。

 

 

表演不出意外,黄少天满载而归,带着学妹学姐的恭喜恭喜,他揪着周泽楷在林立的树荫下乘凉。晚风微醺,像烘焙的蛋糕一样甜腻,薄暮在远处烧得火红,将周泽楷的侧脸映得似笔墨勾勒出的。大抵是累了,他闭着眼睛仰起头,大男孩一样随意地坐在石阶上,手掌撑着上半身,眉眼间满是倦意。黄少天坐在他身侧,清晰得感觉到男性身躯上散发出的热量。不止是那燃烧的热度,汗滴、骨骼,就连那细微的、飘散空中的、周泽楷特有的味道都让人不禁战栗。

周泽楷的一切似乎都那么美好,他是眉目如画的人,让人光是看着就满心欢喜。

而黄少天知道自己是多么喜爱美好之物,学艺术的人似乎总是会对某一样有着疯狂的执着,天边的云、水中的藻,都是黄少天的钟爱,但他不知道是不是该让周泽楷进到他的画本中。他隐隐有预感,这是个疯狂的决定,但好像也没什么不好,他说不出拒绝周泽楷的话。

 

夏风像不住搔痒的羽毛,黄少天却没那么浮躁了,他拄着下巴蹲到周泽楷身前,眼睛一寸一寸描摹他的模样,在徐徐微风里,周泽楷睁开了那双点漆似的眼睛,便和黄少天的目光相撞,像百转千回的绕指柔,又像海枯石烂的百炼钢,周泽楷眸色深邃,迅速揪住黄少天的衣领,将他往面前一拎,俯下身子就吻在了他的唇上。

黄少天没有准备,整个人扑到了他的腿上,还没对他进行抗议,就被周泽楷拽着胳膊拉了起来。他一个趔趄,忍不住抬头冲他抱怨,“喂!周泽楷!你干嘛!”

被提名的人没回应,黄少天只能看到他紧绷的下唇抿得死死的。黄少天被他拉着穿过杨柳,在背阴的楼角下,揽着腰肢厮磨亲吻。

这些举动里黄少天都没真心挣扎过,周泽楷心知肚明,揽着他的双臂越环越紧,直到被他呵斥才慢慢松开。他是内敛的人,所以即使心里再波涛汹涌面上还是清清淡淡的,但黄少天知道周泽楷高兴,因为唇上不停的有周泽楷的温度,耳边也低喃着他的一句句“喜欢你。”

周泽楷像是喜获食物的小仓鼠,湿润的眼睛雀跃可见,没来由的让黄少天觉得他有点可爱。他一个头晕就默认了他的深吻,不规矩的双手上下其身的时候也没阻止。

 

所以当黄少天被压在周泽楷寝室狭窄的单人床上时,他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周泽楷好看的手抽走了他的皮带,刚刚的亲密中衣衫早就狼狈不堪,周泽楷躬在他上方亲吻他的锁骨,酥酥麻麻的感觉沿着他五指游走在腰间。

进度好像有点快……?眩晕的脑筋转不过来,他只觉得周泽楷的亲吻让他非常舒服,忍不住想要更多的环住他的脖颈。男性的亲吻和女性不同,雄性气息猛烈得让人招架不住,周泽楷虽然没有接吻技巧,但青涩的热情反倒点燃了黄少天的欲望。他回吻着他,手向下方伸去偷偷摸摸的想安抚躁动。周泽楷的亲吻停了下来,他双腿分开跨在他身上,神情专注得看着他。从黄少天这个角度看去,周泽楷逆光的样子伟岸非常,光线沿着他的轮廓流淌,像传说里俊美的神祇。他对着黄少天轻轻一笑,黄少天顿时觉得呼吸都要停止了,他不得不承认,周泽楷这个样子真他妈性感,对他更是要命的吸引。

 

前戏在黄少天喘着气的急促声音里被制止,他捉着在他后面动作的手指,不耐烦的说,“快点进来吧,别磨磨蹭蹭的。”

周泽楷目光闪了闪,搂着他的腰将他翻过身去,跪在床上的姿势让黄少天有点难堪,但周泽楷贴着他的耳根说第一次这样比较好。

进来的时候痛的可以,要不是看着周泽楷拼命忍耐的表情,黄少天简直想翻脸让他出去。周泽楷按着他的肩膀亲吻他的后脊背,时深时浅的呼吸喷在他的后颈上,那种酥麻的感觉就又重现,在腰眼盘旋不去,逼得他软了双腿把脸埋在枕头里。

学校的老式寝床不堪负重,在周泽楷的大动之下发出破碎的吱嘎声,听得黄少天惊心动魄。他担心他室友的归来,拼命忍着不出声,偏偏周泽楷想听,不住折磨叫他脱之于口,那种又痛又快的感觉让黄少天很不好受,他在周泽楷凑过来吻他的时候使力咬了他一口。周泽楷轻笑,不再为难他,放开一切限制,凶狠又不失温柔的抽///////////////插起来。

那简直是一件又爽利又痛苦的事,黄少天觉得自己在周泽楷的怀抱里做了一场醉生梦死的美梦。

 

结束后周泽楷把套子打了个结丢到垃圾桶里,黄少天瞥了一眼说,“被室友看到怎么办?”

欢爱后的声音带着慵懒的暗哑,听得周泽楷喉头一紧,他凑过去去吻他殷红的唇,安慰说,“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问你你怎么解释啊!”推开粘人的大型宠物,黄少天按着腰不悦的说。

“照实说。”大型宠物眨巴着眼睛看着他,换来黄少天无奈的白眼,“行了行了别粘在我身上,热。”

“嗯。”答应过后周泽楷却还是一口亲在了黄少天的脸蛋上,在黄少天瞪眼睛的同时甜腻腻的对他说,“真喜欢你。”

……

黄少天一阵语塞,他看着周泽楷,特别想捏着他的脸吼上一句,你怎么就这么甜呀!

行,不就是谈恋爱吗,谈就是了!

 

 

 

 

 

FIN

也算圆满了

上下加起来8千字我真是拼啊(。

让我不要脸的再添个tag,小周生日估计再难产出了,把这个当做给你的生日礼物吧ww烦烦一只棒棒的w

评论(7)
热度(202)

© 海底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