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就是一场历练的跋山涉水
归档在左下方,灰体字看不真切,请善用

[全职][周黄]谈恋爱吗,学长?

别管标题(。

给 @Lolo 的 服装表演系周x服装设计系黄

Lolo说表演系其实小周身高不够,于是我俩暗搓搓设定成了186,然后就和阿黄有10厘米的身高差啦(衮

以及有些看似不太合理的小私设ww求别认真

 

 

 

 

“小周,有人找。”

门口有人喊了一声,周泽楷从座椅里顺着声源望去,同班的妹子指了指外头,暧昧的笑了下。他一头雾水,起身走向门口,被妹子拍在肩头,小声说,“是黄少天学长。”

又是他。

周泽楷心想,脚步却已经迈了出去,一眼看到靠在走廊窗边的黄少天。染着栗色的头发柔软地趴在颈子后头,他背对着周泽楷,骨骼是少年人的修长。其实黄少天本人并不是高个子,在表演系遍地都是模特身材的学生中,他甚至是有些矮的,周泽楷看他的时候总是先会看到他的发顶,发旋在三七分的地方,可爱的像是一个笑涡。这让他想到他脸颊旁边的那个,也是小小的,孤零零在脸蛋左侧,他很爱笑,于是它便经常露出。

这么想着,黄少天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转过头,冲他笑了起来,于是周泽楷便从刚刚的臆想中脱离,切实地见到了那个酒窝。

 

“学长。”

他叫了一声,随即被黄少天捶在锁骨上,来人熟络的走到他身侧,询问他放学后是否有约。周泽楷摇了摇头,黄少天便顺理成章的说,“那正好,放学在石阶那等你,和文州一起。”

“?”

他侧头看他,头顶的呆毛仿佛都绕成了一个问号的形状,黄少天看他疑惑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解释说,“上次你不是帮我们走秀了吗,我和文州打算请你吃顿饭,当然也不是什么太好的,就门口大排档。”

“不用……”

“不行不行不行。”没等他说完,黄少天就抢过他的话头,“听我的就行了,我就是来告诉你一下,放学了要准时过去哦。我一会还有叶不修的课,不能再在你们楼里久留了,真搞不懂为什么明明是同一系的课程却要分在两个相隔那么远的地方。”他抓着头发有点烦躁,最后又看了一眼周泽楷,临走前还不住对他重复着说“要记得啊!”

 

——那就是黄少天。

周泽楷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目光有些移不开。

 

自古服装设计系与服装表演系是不分家的,两系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平时设计系的作业很大一部分也是表演系帮忙完成的,所以平日两系学生的关系很是亲近。

黄少天是设计系04级的学生,外表阳光帅气,设计的衣服也是标新立异与旁人大不相同,除去略有话唠的毛病,在女生之间也是人气极旺的。而他提到的喻文州是他同班且同寝的好友,与黄少天不同,喻文州本人虽然动手能力弱了些,但主意新奇,经他设计再由黄少天制作的衣服,往往夺人眼球、耳目一新,所以这两人的组合在设计系也算是一大招牌。

但其实在黄少天堵到周泽楷之前,他并不认识这两人,只是偶尔从同班女生的嘴里听到过,也不走心。05级的表演系是出了名的独树一帜,因为这一年级只出了周泽楷这么一个男生,全年级的领地均被女生占领。他就像百合园里独立的一株玫瑰,因为过于稀有,而被大家不成文的规定着不许占有——直到他被黄少天堵在校园门口。

周泽楷一直没办法忘记那一天,天空有些阴沉,却因为某一个人燃烧着热烈的阳光,S市的空气并不十分凛冽,周泽楷却在那一天体会到了砂纸磨喉的感觉,头一次,他觉得喉咙痛得无法呼吸。心跳剧烈,眼花缭乱。

是的,他想他是喜欢上眼前这个人了,而且是义无反顾的,一见钟情。

 

“喂,周泽楷?”

黄少天的声音从左耳边传来,同时眼前有双手上下挥了挥,“你在发什么呆?吃饭呀。”

周泽楷微敛下心神,轻轻冲他点了点头,邻座的人给他串了一串豆腐,继续兴高采烈的说,“文州你最后猜怎么着,大眼那家伙居然一本正经的告诉我说,查房是他的职责,天啊真是受不了,他是这群人的单身爸爸吗?”

“少天。”被提名的喻文州哭笑不得,看了眼他又看看周泽楷,示意他不要闲聊赶紧办正经事,黄少天这才停止对其他专业的八卦与吐槽,搓搓手凑到周泽楷跟前。周泽楷抬起头就看到眼前放大了一张好看的脸,微圆的眼睛狡黠的看着他,下意识的往后一缩。

“哎哎哎,你躲什么呀,我会吃了你吗?”黄少天不乐意的拍他一下。

“不是……”

“就上次那个,你帮我们走台的那次,我们导师看了特别喜欢你。”他边往嘴里塞东西边模糊不清的说,“下个月我们还有个大赛,你能……”

“可以。”

被周泽楷打断话头这还是头一次,黄少天有点吃瘪,别扭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周泽楷望着他,眼睛湿漉漉得,看起来乖乖巧巧。黄少天不语,紧接着一口吞下嘴里的东西,“好吧,吃完了你跟我回寝室,衣服已经成型了,试了之后我再做调整。”

“喻学长?”

“我等下还有事。”喻文州摆手,轻笑着摘下一串香菇。

 

 

黄少天的宿舍周泽楷并不是第一次来了,上次来仅在两周之前,这里还是一样,整洁的不像是男生住的。但其实看黄少天,他并不像是会勤快整理房间的人,周泽楷想,也许保持整洁的这些表象这都是喻文州学长的功劳。

“随便坐,等我一下。”

黄少天蹲到角柜前翻来翻去,同时招呼周泽楷,以防这个害羞的学弟不知所措。周泽楷简单嗯了一声,便听话的坐到离自己最近的床边上,这么看黄少天,蹲下来后似乎比平时更小巧,未被头发遮住的脖颈修长好看,一截颈骨浮在衣领上方,让人看了不由自主想舔一舔。周泽楷没由来的觉得有点口渴,他微微倾前了些身子,便闻到一股好闻的清香,那可能是他早上洗发水的味道,又或许是衣服的洗涤剂,就在他挺直腰杆想更靠近时,黄少天翻出了衣服,有点兴奋的喊,“找到了!”

“我是按照你的尺寸做的,应该没有问题,只是细微的地方还需要再改改,你先试试看。”他捧着衣服回过头,却发现腼腆的学弟脸有些红,“你很热吗?”他疑惑的问。

周泽楷摇头,接过他递来的服装,错开了眼睛局促的说,“这里……?”

“对啊!快换快换快换!让我好好量一量!还是说你在害羞?”不知是不是黄少天的错觉,他发现当他说完这句话周泽楷的脸更红了,对面的人几乎快把脸埋进胸膛里,呆毛也软软的趴在脑瓜顶上。“你不是吧……我们都是男生啊……”黄少天有点无语,周泽楷却因为这句话抬起了脑袋,他的眼睛亮的过分,一动不动盯着黄少天。

 

也许就是从这时开始,屋内的空气变得绵连腻人,七月本就是燥热的天气,但又与这有微妙的不同。那就像一块被水浸泡过的梅子,暧昧的酸甜从地底生长,黄少天觉得自己的牙根处酸水不停地往上冒,汩汩而流,似乎想冲上他的天灵盖。

这太奇怪了,他舔了舔干涩的唇,要不是心跳没有异常,黄少天甚至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也脸红了起来,向来伶俐的嘴巴也像是被胶布黏住,他整个人陷在周泽楷异样漆黑的双瞳里,发不出一丝声音。

沉默蔓延,黄少天听到周泽楷微弱的呼吸声,煽情、又色情,手心变得潮湿,他不动声色蹭了蹭衣角。周泽楷的食指就是这时勾住他的小指的,像一通电流激得他浑身一震。

“学长?”他依旧用那天真的眼神看他,黄少天呼吸一窒,反手避开他的触摸,揉上自己的头发,“额,那个,你既然不好意思,我就去走廊等你,换好了叫我。”

来不及看周泽楷的表情,黄少天三两步迈出屋内,关上门,长出一口气。

天知道怎么了,他居然会因为周泽楷的注视而紧张。

黄少天不是没谈过恋爱的菜鸟,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气氛诡异至极,那种氛围,明明是他在酒吧里准备勾搭哪个看上的妹子时才会有的,周泽楷是个同?别开玩笑了!他揉了揉僵硬的脸蛋,让自己被迫从刚刚的燥热里脱离。

 

他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人,出来的太急也忘记把手机带在身上,无聊的在走廊里来回踱步,没一会就听见了开门声,周泽楷露出一个脑袋说,“学长,好了。”

他转过头,顿时满眼桃心的扑过去。

“周泽楷你简直太完美了!!”

被夸奖的人不知所措,害羞地摸了下鼻子,黄少天把他赶回屋内关好门。

 

这次的设计主题是英伦复古,黄少天选择了较为简单的样式,也许不够繁复精致但穿在周泽楷身上只有“完美”两个字才能贴切的形容出,有时候未必复杂多缀就是美,当然,模特也是功不可没。纯黑风衣穿在周泽楷身上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制的功勋,他像出身望族的公爵,面容是雕塑般的精美,又仿佛荧幕里的长生物种,沉默里带些色气。

黄少天上下打量他,觉得自己的设计完美至极,又觉得周泽楷这个家伙真是好看的过分,什么风格都驾驭的了,什么内容都诠释的出。

他从口袋里拿出皮尺铅笔,示意周泽楷和以往一样摊平手臂军姿站立,然后蹲下身开始测量他的三围。这让周泽楷很不好受,黄少天的手指隔着布料轻触他的腰肢,又痒又麻的感觉在身体里来回流窜,他抿住唇不让黄少天发现他的异样,偏偏在意的人不加小心,皮尺弹在他手背上。

更痒了,还有一股无法控制的热潮急冲冲涌上他的头顶。他低下头,入眼他的发旋,黄少天认真的在衣服上做记录,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周泽楷你居然比上次更瘦了,要吃回来呀,再瘦下去穿衣服就不好看了。这很容易给他一种错觉,脑子里开始浮想旖旎,他梦见黄少天用微圆的眼睛勾人的看着他,脸离胯骨很近,像是要做些什么。

手不由自主按上了他的发顶,黄少天疑惑的抬头,“怎么了?”

梦境轰然退潮,周泽楷强装镇定的摇摇头,换来黄少天更加的不解。但他没有问,只是眼睛上上下下,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他的衣服上,让周泽楷不知该松口气还是该惋惜。

“你需要一双不太花哨的朋克靴,还有一个手杖,这些我会帮你搞定的。”他歪着脑袋沉思,依旧不解的喃喃,“我怎么觉得还是哪里不太对……?”

当他视线看到周泽楷的衣领前才恍然大悟,凑过去和前排衣扣做斗争,“我说怎么不对劲,你要把它全部扣上啊,而且当天是没有裤子给你穿的哦。”

 

一下子距离太近,让周泽楷鼻中吸入的全是黄少天洗发的柠檬香,他看着黄少天将他未扣起的衣扣一一卷入那个小缝隙里,手指翻花,像一场春雨。

所有的按捺在此一刻似乎都倾然倒塌,周泽楷不受控制的双手缠上他的腰,脑袋低垂到他的肩颈里,呼吸着属于黄少天的味道。

“学长,要谈恋爱吗,你,和我。”

 

而此时的黄少天已经惊的忘记了手里的动作,他感觉到周泽楷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衣领中,就像一道令人毫无防设的惊雷。

哎?哎?哎?骗人的吧?

周泽楷,这是在和他表白吗?

黄少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了,大概,结尾什么鬼

设计什么都我瞎编的,别为难一个P都不懂的文科生(。

后篇在这里

评论(19)
热度(160)

© 海底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