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就是一场历练的跋山涉水
归档在左下方,灰体字看不真切,请善用

[全职][周黄]病中

❤标题苦手

❤退役同居进行时

 

 

 

黄少天一早醒来时,便感觉喉咙传来若有似无得疼痛,头脑还不是很清醒,他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身来。左手边的周泽楷因他的动作吃力的睁开眼,黄少天连忙冲他说道,“我没事,你接着睡吧。”

看着周泽楷再度闭上了眼,他才继续打了个哈欠,穿上拖鞋,慢腾腾的往卫生间走去。

 

清早的阳光从冬季厚重的窗帘间隙偷偷地钻进来,上海从七点开始就人流攒动,幸而他们住在开发区,便是感受不到大都市高效忙碌的生活节奏。而往常的这个时候,周泽楷早就晨练回来,反而是他赖在卧室的大床上,没人叫就不起来。

昨天是轮回战队每年固定的聚餐日期,电话里江波涛叫他也跟着周泽楷一起去,被黄少天坚决、干脆的回绝了。他和周泽楷在一起也有几年了,这在职业圈本不是什么秘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黄少天愿意看着从前同僚们暧昧调侃的眼色,即使他知道他们没有恶意——说白了,黄少天只是害羞。看起来和他完全不搭边的一个词汇,在和周泽楷有关联时,总是高频率的出现。

黄少天一边刷着牙一边冲镜子里的自己挤眉弄眼,呸呸呸,他才不是害羞呢!一不小心又想起几年前周泽楷捧着荣耀奖杯冲自己表白的情景,黄少天赶紧用冷水抹了把脸,让热起的温度随流水流走。

 

洗漱完毕后,他从卫生间走回卧室就看到周泽楷已经站在窗前拉开了鹅黄的窗帘,听到脚步声,他转过头来,露出那张至今也无人能超越的、荣耀第一男神的那张脸。这样的周泽楷可不常见,黄少天暗暗地想,每天都是他从被窝里把他捞起来,难得他早起看到周泽楷乱蓬蓬的头发和松懈的睡眼。

 

仅是拉开窗帘,就能感受到十二月的冷风沁骨。

“喂喂,你这样可是要感冒的。”

黄少天嘟囔着走过去把周泽楷推回床上,上海不比广州,刚搬来的第一年冬天黄少天恨不得把自己黏在被窝里,屋内阴冷屋外潮湿,这种气候一度让他病不离身。

 

“嗓子怎么了?”

从黄少天手里接过家居服,周泽楷套上后皱着眉头看他。

他拉过黄少天的手腕,觉得他的体温比平常要高一些,而且说话声音也比平时低,像打磨在糙纸上,有些沙哑。

黄少天咳了两声,不介意的摆摆手说,“估计是刚起床的原因。”

周泽楷担心的看着他,看得黄少天老脸一红,为了掩饰,大声得冲他说,“快去做早饭啦!荣耀男神!”

 

 

周泽楷真不愧是上海的男人,体贴,细心,还是厨房高手。

黄少天想起以前在老家时听到过的堂妹们絮絮叨叨的择偶标准,现在想来周泽楷不就是一个标榜吗?长得帅,还多金,重要的是无微不至,面面俱到,相比起这些优点,他寡言的毛病根本不值一提,而且住在一起后黄少天才发觉,他并不是惜字如金的人,只是性格内敛,在外不爱多言。

并且,他还是个彻彻底底的行动派。谁说周泽楷场上场下两种性格,荣耀赛场上的他简直就是性格的精华提炼,只做不说,硬是把黄少天从蓝雨拐回了轮回总部所在的城市——好吧,这都是后话了。当初周泽楷捧着奖杯来到蓝雨俱乐部时,着实把黄少天吓得不轻。

 

三四年前的荣耀联盟,自叶修退役后几乎是轮回的天下,每个赛季蓝雨最后都和轮回碰头,现在想想还真是噩梦。

周泽楷称王,轮回建立帝国。

只要想起那几年,黄少天无一不是恨得牙痒痒。即使现在俩人确立关系,住在一起,但一提起那时候,他肯定蹦着从床上跳起来指着周泽楷大叫PKPKPKPK!

周泽楷一度超越了叶修,成为了稳拉仇恨的第一人。

 

所以当轮回三连霸胜出后,周泽楷来到蓝雨,迎接他的只有黄少天跳脚的滚滚滚和喻文州意味深长的一声呵呵。

 

 

 

 

黄少天真的觉得糟糕、不好了的时候,他的嗓子已经完全说不出话了。

周泽楷临行前叫他多喝点温水的嘱托被他当做耳旁风,不光如此,他还光着脚打了好几个小时的荣耀,以及和队长通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放下电话后,喉咙就像吞了红辣椒一样,火辣辣的疼起来。

捏着嗓子,他这才意识到,完蛋了,感冒了。

 

流感是一个神出鬼没的大Boss,黄少天得承认,他能在竞技场连胜一百局,却敌不过流感的一个小技能。

以往在战队喻文州总会在天气转冷时提醒大家加衣,所以黄少天的感冒次数屈指可数。只有刚搬到上海的第一年冬天里,因为无法适应气候,他病怏怏了一整个冬季。从此以后,面对流感,黄少天都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过自从有了周泽楷的照顾,这些年他倒是也再没感冒。

不舒服得爬到床上,黄少天精神不济的抱怨着为什么会感冒一类的,随即面红耳赤的想起昨天晚上和周泽楷在客厅里胡来的行为。

 

因为聚会,周泽楷喝了些酒,被战队经理送回来时还乖巧的坐在车位里,进了家门却像被附体一般缠着黄少天咬耳朵。虽然有空调控制,但冬季的室内毕竟还是冷于体温的。被撩拨的黄少天却没在意,任由周泽楷褪下他的衣裤在客厅的沙发上进入贯穿。

是有些冷,不过周泽楷的体温很高,托住他的掌心也炙热如火,黄少天攀着他,在快感的浪潮里起起伏伏,无暇多想。

现下记起,大概就是因为他们胡来,害的黄少天感冒了。

 

死周泽楷!

黄少天蜷在床上闷闷的抱怨。

当初他也没有想到,视为对头的周泽楷居然会对他表白,而且还是抱着让他眼红生气的蝉联奖杯,便是有再多的惊讶和心情,都被那刺目的奖杯夺走了。

只是后来的周泽楷说了什么?

 

「冠军和你,我都要赢。」

那大概是不善言辞的周泽楷说过的最笃定的情话了。

黄少天拱了拱,把自己往被子深处埋去。他也不懂,为什么平日沉默的男人说起情话来这么要命,单是他低低念他名字的时候,黄少天都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要沸腾起来。

 

 

 

 

周泽楷几乎是回到家的第一时刻就察觉出了异样,他脱了鞋迅速往卧室走去,就看到黄少天两颊微红的缩在床上睡着的样子。只是他睡得并不安稳,呼吸急促,还有轻微的鼻音。联想一下今早上他的状态,周泽楷就能肯定,他感冒了,而且药也没吃直接倒下就睡了。

脱下充满凉气的外衣,周泽楷坐到床上看黄少天的睡颜,明朗的不像近三十岁的眉目,和轻薄小巧的光是看着就令人觉得很厉害的嘴唇。想了想,他俯下身含住吐出热气的黄少天的唇,低声喃道,“少天,醒醒。”

 

叫醒黄少天是个不容易的工作,在周泽楷第三次叫他名字的时候,黄少天才疲惫的睁开双眼。

“吃药。”周泽楷简洁意赅,把已经准备好的药和水递给睡得糊涂的黄少天,而吃过药了的黄少天就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接着昏昏欲睡。

 

不知是不是病中的人都十分脆弱,黄少天的这个样子周泽楷几乎没见过。他一直以来都比他人更有活力,即使是在输了的赛场上也气势逼人。而这样的黄少天却十足的像一只撒娇的猫科动物,让周泽楷多少有点受宠若惊。

 

“哪不舒服?”

他低下头问,热气呵在黄少天光洁的额头上,半睁着眼的黄少天带着倦意指了指喉咙,周泽楷作势便要去厨房倒水给他,只是他被黄少天拉住,阻止他的人发出了不同于以往清亮的沙哑声音,“我没事,你别老是大惊小怪的。”看着他依旧一副倦容,周泽楷深黑的眼不知想些什么。

黄少天可不管他想什么,他本来睡得好好的,结果他一回来就把他摇醒,害的他现在头晕嗓子痛,还不如一觉睡到天亮,梦里不觉痛楚。他盯着周泽楷那张帅气的脸,要不是没力气,他肯定要捏上一捏。

 

“唉,江波涛那家伙叫你出去干嘛?他不是去国外赚大钱去了嘛,好端端的跑回国内干什么,是不是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叫你来帮着收拾啊?我就说,那家伙一看就是个黑心的,亏得你们轮回的粉丝还被他无害的外表骗了那么多年。”

睡不着的黄少天一边玩着周泽楷的手指尖一边开启了话匣子,他话说的不连贯,中间还夹着几声干咳,只是本性使然,让他安静得和周泽楷相对,那也决然不可能。

周泽楷听着却蹙起了眉,他压住黄少天乱动的手说,“别说话。”

黄少天听了差点从他怀里跳出来,“欺负病人是不是!我不过是有个小小的感冒你就要造反了!看我病好了不把你大卸八块,我们来PK!让你领教一下剑圣的威力!”

 

“嗓子疼,别说话。”

周泽楷才不理会黄少天的垃圾话,听着他紧涩干燥的声音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往日如果黄少天说了这样的话,他大概会顺着他的话头压倒他来体会一下“剑圣”的威力,但是现在可不行,恩,就像黄少天说的,他又不是黑心的江波涛。

得不到同等的回应,但这在两人相处中已是常见。出了名的话唠和出了名的无口,使得黄少天其实并不那么在意周泽楷的回应。他虽然精神不济却还有调笑的力气,好动的手指沿着周泽楷线条分明的胸膛攀上他的脸颊,在他的注视中拉下他,干脆利落的亲上那副好看的嘴唇。

 

做这些的时候黄少天多多少少有些报复的小心理,昨天任由他操弄,还害的他生病,这个始作俑者倒出去和江波涛相交愉悦,这个仇不抱回来可不行呀,只是双唇相覆后就有些停不下来了。

周泽楷的嘴唇微冷于他的,干燥的皮表在相互磨蹭间传来细微的战栗感,有些痒又有些痛,他微微吱唔抗议,周泽楷就张开嘴用舌头舔湿他的唇。生病中的身体向来敏感,黄少天从周泽楷怀抱他的掌心中感到了炙热的温度,包括身下那不经挑逗的“小枪王”,正颤巍巍的顶在了他的腰间。他暗暗的觉得糟糕,有点诧异,自己就是想捉弄一下周泽楷怎么就点火上身了呢。

察觉到周泽楷的手在睡衣边缘打转企图探入,黄少天连忙从接吻的间隙中叫道,“别别别别别别,我可是病人!”

“我知道。”周泽楷回应他的声音简直比他还沙哑,他又狠狠亲了一口黄少天,才略有狼狈的松开他去了卫生间。

 

回来的时候黄少天躺在床上嘲笑他,“枪王大大的定力不够呀。”

抿唇笑了笑,周泽楷陪他一同躺上床,“睡吧。”

身边多了一个自动发热体,黄少天觉得就连屋子里的空气似乎都变得不同了,他摸了摸周泽楷搭在他腰上的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此时的黄少天也绝不会想到,明天一早,换的就是他手忙脚乱来对付周泽楷的感冒病毒了。





fin.

补档(。

评论
热度(144)

© 海底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