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就是一场历练的跋山涉水
归档在左下方,灰体字看不真切,请善用

[全职][周黄]夏花

❤原名《夏蝉》已补全

❤架空校园·纯♂爱(别信

❤想不到我竟然写完了(。

 

 

 

他在喧嚷的夏季邂逅了花。

 

 

 

 

孙翔一脸不耐烦地听着杜明今天第五次朝他们表达他对唐柔的爱慕之情时,不远处同班的周泽楷一脸淡然的拒绝了邻班女生的表白,他用手肘撞了撞大发感慨的杜明,示意他和校草级人物的周泽楷相比你简直弱成了渣渣。还不等杜明大发雷霆,江波涛摊开手耸着肩打断了杜明的演讲对他说,「你就不要在他还未建立完全的自信心上补刀啦。」

 

「嘿。」孙翔笑起来,同时冲走过来的周泽楷挥了挥手,吕泊远探出头冲他说,「这周第几个了?」

「第三个。」杜明垂头丧气的说,被江波涛按住脑袋大力揉了揉,「暗恋女神不如主动出击。」

 

「没用的!」孙翔一脸郁闷,「那个女的简直比男人还硬气。」看他那样子显然是又想起了开学时不小心将饮料撒在杜明女神的身上后,她强硬的态度和令人发指的做法。

「我说杜明,你不如向泽楷讨教讨教。」

被点名的校草人物一脸茫然,江波涛走过去揽住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谁不知道我们小周语言天赋基本为零啊,还用得着讨教?脸,这就是诀窍。」一群男生极不给面子的哄笑出声,走在校园里频频引来其余学生的侧目。

 

时令是夏季里最炎热的一段日子,上海最近雨水频繁,但这丝毫没影响到燥热的天气。

油绿的银杏树,川流不息的人群,吵闹的夏虫声,高节奏的生活频率。

 

周泽楷的生活也是如此,平凡,而又日复一日。炎热的气候对少年们来说往往是恋爱升温的调剂品,就像开学便步入暗恋情节的杜明说的那样,恋爱这颗卵,是要经过温床的洗礼才会蜕变成蝶的。

周泽楷不懂,得到他人的爱慕对他来说,稀松的就像小学时代信手拈来的一道数学题。无论何种形式,出现在他视线内的女孩子通常都红着脸倾诉爱意,张力与激情同他无关,他一次又一次风轻云淡的婉拒。

 

『一个喜欢的都没有吗?』

 

江波涛曾靠着教室的墙角扭过头问他,周泽楷摇了摇头,他不懂喜欢是何种感受,也不太明白为什么女孩子总喜欢盯着他的脸,那让他感觉十分不自在。江波涛也没有追问下去,拍了拍他的肩便转过身同其他人说话去了。

周泽楷看着刚刚约他出去的女孩子递过来的情书,满脸疑惑。

 

 

 

 

「那我们就从这边走啦!」

吕泊远站在对面挥了挥手,在他身旁的杜明也懒懒的说了句「拜拜」。周泽楷点了点头,与他们走上截然不同的一条小巷。

 

夕阳在身后追着影子跑,傍晚的气候终于不像午时那样压抑得令人无法喘息,虽然晚风依旧是热的,却让怕热的周泽楷好过多了。

银杏树沙沙作响,周泽楷挎着单肩包安静的走着。这条略有偏僻的小巷里几乎没什么人出没,在人口密集的上海市里这简直是异类的存在,周泽楷却习惯了,他在这条路上走了十七年,反而觉得这样安静的环境才更舒服些。

 

然而今天的巷子却并不平静,每走一步就能愈加清晰的听到叫嚷与怒骂掺杂的声音。周泽楷本能的停下了脚步,但是更加尖锐的叫喊却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安静。他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眼力所及的范围内,他看到三五成群的男生们围着一个穿着白色短袖、脖子间缠着耳机的男生。

他有些不知所措,在他这个年纪,打架向来是伴随着青春的字眼一同出现,周泽楷却是典型的优等生,也许是内向的性格所致,他也鲜少与别人发生争执。但这并不意味的别人也同样,至少,眼前这个看起来就活力四射的少年是不同的。

 

「喂,我说——我真的很困扰好吗,我接下来还要去和朋友碰面去打游戏,荣耀你知道吗,好吧我知道了看你们这副样子就是没听过,咳咳听我说荣耀可是一个非常出名的网游——好吧我知道了,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真的不是故意撞到这位小哥的。」

少年将一直把玩着的手机揣了起来,摊着手神情略显无辜,他的眼睛四处扫着,人群之外如此显眼的、好奇的望向这边的周泽楷顿时被他逮了个正着,他张了张口,名字脱口而出,「啊……你不是周泽楷吗……」

 

被迫以另一种方式受到所有人注目的周泽楷更加尴尬了,他想说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也想说我只是路过以撇清关系,但发出声的最终只有「唔」「啊」这样的单音节词。少年像是想到了什么,噗嗤笑出声来,然后在所有人都还来不及反应的当下迅速而准确的找到逃脱的缺口,直冲着周泽楷跑来。

 

 

「不想被抓住就跑起来!」

 

猝不防及被握住的手腕感受着少年炙热的体温,周泽楷听到他独特语调的声音随着风声一齐涌来,一开始是被带动着跑,随后便自主的迈动起脚步。脸颊感受着风的抚摸,喘息交替在耳边响起,似乎更热了,却来不及抹掉汗水。

周泽楷甚至以为这是一场长度跋涉的旅途,他们越过丛林、山脉,奔向不知地点的海洋,平静的空气被掀起巨浪,青春踏着稍迟的脚步踩上了他的身影。他扭头去看跑在他身旁的少年,疾驰在身侧的风吹散他额前的头发,缠绕在颈上的耳机也摇摇欲坠,但那双眼睛里的神采是周泽楷从未见过的。

 

——是的,从未,见过。

激情与肆意、张扬和洒脱。

 

周泽楷仿佛在他眼中窥见大片向阳而生的花,花盘交映相放,大起大落,潮涨潮生。

 

 

 

 

直到被人在喘息中带着笑意拦下机械的脚步,周泽楷才反应过来他们已经跑开了很远,过久未曾运动后的身体似乎不是自己的了,双腿与上半身分离,酥麻得立在沥青路上。

 

「呼……哈……你……你跑的好快啊!」

少年弯下腰双手拄在双腿上,一副「要死了」、「活不下去」了的表情,他脸上的汗水濡湿鬓角,被他抬起胳膊满不在意的抹掉,但是那副神采并未退去,少年有着一双明亮澄澈的眼睛。

「我们去公园里歇一下吧。」他如此提议,也不等周泽楷点头,便兀自走了过去。

 

「哈,不好意思!那几个哥们一看就是故意找茬的,连累你也跑了这么远,哎话是这么说不过多加锻炼也是没错的!」

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少年长出一口气就开始唠唠叨叨说个不停,说自己只是出来散步,说欺负他人少的家伙们都要走霉运,周泽楷插不上话,却也听不烦。

少年说他才搬来上海,就连学校也是上周才去,不过周泽楷的名字他倒是经常听,也说离得远的话只要见周围女生最多的地方肯定就是他所出现的地方。

周泽楷有些害羞,掩饰性的摸了摸鼻子。

少年还说,他叫黄少天。

 

黄少天、黄少天。

周泽楷反复拿捏着这个名字,仅是心里默念出就仿佛生出无限生机。

 

黄少天从长椅上站起来,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未落的余晖倾洒在他的头发上,黑色的发就像他名字中自带的色彩一般,金黄、耀眼。

他向着周泽楷笑了起来。

 

 

夕阳仍在,夏蝉喧嚷的嗡鸣。

也许,就像此刻,周泽楷躁动的心。

 

 

 

 

他依旧重复着每一天枯燥而反复的生活,唯一不同是邻班转校生知名度越来越高。

黄少天,十七岁,开朗,帅气,风趣而幽默。

 

「他那叫什么风趣幽默,分明就个话唠。」孙翔喝着汽水撇嘴道。

「篮球赛上被抢了风头就这么不甘心?」杜明不甘示弱的揭穿他。

「什么不甘心!要是没有他在一旁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我怎么可能会投偏!」被戳穿的孙翔恼羞成怒,江波涛按住两个争来争去的脑袋,顿时世界清静。

 

 

周泽楷也偶尔会遇见黄少天,或是并不宽敞的走廊里,或是高中生活的娱乐活动中,黄少天会在看到他的同时大声喊他的名字,而周泽楷吐不出,黄少天三个字,如鲠在喉,唇与齿间细细摩挲,藏起的都是少年异起的那点心思。

 

转眼十月将至,上海的气候稍有凉爽,午时却仍然热得逼人。

周泽楷喝掉昨晚母亲准备的牛奶和点心,家庭的忙碌让他的早餐如此简洁,他更多的是习惯。提起单肩包,踩上运动鞋,开门,关门,又是日复一日的生活。

许是出门太早的缘故,街道两旁冷冷清清,周泽楷看了看腕间的手表,长指针晃晃悠悠转到6的位置和短指针叠成一个微妙的角度,上海的清晨原是这样安静、肃然。

 

而这样的安静只维持到他走到学校,校园林立的垂杨下,周泽楷一脚迈进学校的大门就看到挎着单肩包、穿着白色衣衫的少年蹲在地上逗弄一只慵懒的猫。

是黄少天,清早湿气沉沉的白日里,他漫不经心的梳理着那只猫的毛发。

周泽楷停下脚步看着他,他想叫他的名字,又有些不愿打破眼前的气氛,这样僵持了许久,直到黄少天摇了摇脑袋扭头看到他。「嘿!周泽楷!」他笑起来叫出了他的名字,看起来就十分柔软、红润的嘴唇下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周泽楷贪婪的看着,向前迈出脚步。

 

 

「你怎么也来得这么早?啊,我知道了,这周轮到你值日是吗?那也不用这么早吧。」黄少天看了眼手表皱了皱眉,「才六点四十?」

「恩。」周泽楷点了点头,看他又重新逗弄起猫,局促的想开口说些什么,「你呢?」

「嘿嘿本少早起锻炼!」他戳了戳猫的脑袋,换来猫咪一声哀怨的叫唤,「周泽楷你看看,它是不是有点饿了?」

大概。周泽楷没有说出口,因为黄少天已经自顾自的从背包里拿出了火腿肠,他撕开包装递到猫的嘴边,这猫闻到食物的味道才懒散的睁开眼睛,它左右嗅了嗅随后慢吞吞的吃起来。周泽楷也蹲了下来,他的手试探的放到了它的脑袋上,这懒猫理都没理,埋头努力的吃东西。

 

「傻花。」

黄少天又点了点它的脑门,看到周泽楷投来的视线,他歪着头说,「你看它,非要别人把吃的送到它嘴边才知道吃,身上又脏,花纹又乱七八糟的,我就直接叫它傻花了。」

他说着手指继续戳着猫,却又不知想到什么,叹了口气,揪了揪它的耳朵。

「蠢。」

 

 

 

 

后来周泽楷的背包里就时常备着几根火腿肠,傻花开始并不常在那个地方,不过许是蠢笨如它也知道,有人会在那个地方等着它,给它吃食。黄少天也并不是每天都晨练,遇到的次数屈指可数。好在还有周泽楷惦记着傻花,他会早出门十几分钟,在花坛下给它抓痒痒,渐渐地,傻花看到周泽楷的时候也会讨好的叫几声或是蹭蹭他的裤脚。

 

有意无意,周泽楷都逐渐发现黄少天清早来看傻花的次数变多了,有时甚至会比他早到,站在花坛旁冲他挥手,扬了扬手里的火腿肠说,我先来了一步。

傻花被两人养的肥肥胖胖,在夏季燥热的天气下,躺在花坛边上露出白花花的肚皮。

黄少天撇撇嘴道,「这蠢猫,吃饱了就睡,我们把它养这么大一只,它倒好,还叫我们提供人工按摩服务。」话是这么说,却还是伸出手来帮它挠挠这圆滚滚肚皮。

周泽楷不说话只蹲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嘴角微翘,觉得满心欢喜。

 

 

渐渐,不止早上、午休、放学。

黄少天就这样轻而易举融入了周泽楷的生活,常伴左右,虽然在不同的班级,却丝毫没影响到什么。他本就是那样的人,明朗而直率,容易得到他人的喜爱。

周泽楷觉得很满足,他狭小而空旷的世界,一下子被名为黄少天的喜悦填充满。他是花,引导着日光,将他贫瘠的土壤重浴光辉。

 

周泽楷觉得,美好得像是梦境。

而黄少天,恰似踏梦而来的幻影。

 

 

 

 

青春的步伐总是令人追赶,而周泽楷的青春却是随黄少天的到来才欢欢快快的步入。

他梦见遍地而生的向阳花,梦见清澈流淌的河川,他还梦见黄少天,嘴角带着明媚的笑容张着手臂与他相对。他刚想喊他的名字,黄少天便向前,轻轻吻了吻他的唇。

周泽楷茫然的想搂住他,然而坠地的眩晕袭来,他在花朵甜蜜的味道中醒来,睁开眼便是黄少天携了逗弄的眼色与笑容。

 

「不关我们的事,是黄少弄醒你的!」

杜明和吕泊远一边打着牌一边相互推脱,而黄少天只是狡黠的笑,摇了摇手里的手机说,「校草就是校草,连睡姿都高人一等。」

于是睡得糊涂的周泽楷便在他们的笑声中清醒过来,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的脸,想的却是睡梦中花瓣味道的吻。

 

他想,他是喜欢黄少天的。

不知何时起,何时生。

意识到了的时候,恋爱的花苞便倏然伸展,拢住了他全部心脏。

令人欢喜,也令人神伤。

 

 

 

 

炎热的夏季渐渐走进尾声,秋风吹着落叶飘然而至,只有天空依旧高远,深邃得像是上个世纪的神秘城堡。

黄少天最近荣耀打的火热,就是他与周泽楷初见时说要去网吧玩的那款游戏,虽然那天最后他也并没有去玩荣耀,但近来走在周泽楷身边说起的话题却无时无刻不围绕着它。有时候杜明也会插上一两句,他安排在唐柔身边的眼线告诉他,女神最近也在玩。

周泽楷完全不感兴趣,但他喜欢听黄少天说,说到竞技场连胜一百局的时候,他的眼睛似乎都闪闪发起光来,明亮动人,惹得周泽楷躁动不已。

 

想看着他,想听他讲话。

想触碰他,想无时无刻不陪在他身边。

起初只是细小的心思偶尔掠过脑海,但这念头却像是海绵浸水一般,慢慢膨胀、堆积,在周泽楷的心里撞来撞去,压得心口发疼。

他一度觉得无法再面对黄少天,却敌不住欲望的浪潮。

度日如年。

夏季在十月末第一片树叶枯黄的时候终于悄然逝去,不复往日的喧嚣与虫鸣,一切静得好似画家笔墨勾勒出的水彩图画。周泽楷却觉得今年的夏日短短一瞬,叫人惆怅。他在最美好的时节里遇到了黄少天,自此心花绽放,长盛不衰。

 

杜明在夏末最后的一个周五里终于鼓起了十八年来积攒的所有勇气向唐柔告了白,当时他们躲在楼梯的拐角窃窃私语,不敢探出头来,只能听到平时吊儿郎当的好友紧张结巴的话语。

漫长的告白,炙热的光线,只是周泽楷在看黄少天充满光芒的双眼。

 

「我喜欢你!我……我会对你好的!」

杜明的话语简单直接,他们模仿了将近一周时间的演练此刻全被他忘在脑后,那些花哨复杂的言语终究化成最朴素的情感。

不需要彩排,那仅是单纯的恋情。

沉默蔓延在午后的时间里。

看着少年紧张的几乎红了的眼眶,唐柔微微一笑。

「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在每年仅此一次的夏季里,初恋的情怀就像是陌上枝桠里的虫蛹,挣扎与汲取,功成者化蝶。

懵懂而不知的少年,了然于心的少女。

被触动的不仅是当事者。

周泽楷去拉黄少天垂在身侧的手时,少年反手握住并疑惑的转了头小声问他,怎么了?

 

 

 

 

他渐渐有些了解了这样的情感,当有女生对他表白时,他也不再只是羞涩的婉拒了。

开始懂得喜欢的滋味,也同时意味着明白痛苦的来源。他想所有的情感应该都是同样的,他单方面喜欢着黄少天,而这些女生单方面喜欢着他。

周泽楷在拒绝她们的时候言辞委婉了许多,很多时候,他甚至会留下来直到她们不再哭泣。

 

这样的变化不止江波涛一人发现了,与他同进同出的黄少天也早就敏感的察觉到。说不清的滋味盘旋在心头,当事者不知,背后议论周泽楷温柔体贴的话语越来越多,好事者中甚至出现了「周泽楷喜欢的是我」这样的言论。

黄少天有点不爽,原因是他又一次被留在了走廊窗前的位置上,江波涛从班级走出来好奇的搭上他的肩膀。

 

「小周呢?」

「下面。」向来不吝啬话语的黄少天言简意赅的说,江波涛从窗户看了下去,操场上孤零零的国旗杆下可不就是周泽楷,身旁站着一个小个子的女生,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

「呵,最近来告白的人越来越多了啊。」

「是啊。」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这些女生也太没有眼色了,没看到我在说话吗,上来就只找周泽楷,把我当空气人?告白不会找合适的时间啊,等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想怎么告白就怎么告白。」

「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你嫉妒啊?」

「呸呸呸呸呸!我嫉妒什么?」拍开江波涛哥俩好的勾肩搭背,黄少天几乎要跳脚,「本少才不嫉妒呢!体质像弱鸡一样的小白脸有什么好让人嫉妒的!」说完气鼓鼓的跑回了教室,留下无言以对的江波涛似笑非笑。

 

于是周泽楷在铃声响起的声音里走回班级就只看到江波涛无奈报肩看着他的眼神。

「黄少?」

江波涛指了指隔壁班,「赌气呢,因为你晾下他。」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周泽楷顺着他的指尖眼神亮了亮,只是很快,再度灰暗下来。

 

这样无望、无助的情感又来说给谁听呢,何况他本身也并不是能言善辩的人。

周泽楷只知道,恋爱这片海岸太浅,足以轻易将他搁浅。

 

 

 

 

他从不知晓,迷茫、恋爱、痛苦会在同一天无预示的向他扑来。

他问江波涛,喜欢是不是就要说出来。好友投来明暗暧昧的眼神,对着他扬起笃定预知似的笑容,他双手按在校园操场里漆绿色的双杠上,声音飘忽不定。风声稍微大一点就足以压过他,只是周泽楷还是听清楚了他说什么。

「你是想在今天为他孤注一掷,还是日后在悔恨里独自彷徨?」

 

不该有胆怯,周泽楷想。

他在炙热的阳光下想起黄少天明媚的笑容,耳畔生风,他怎么能忘了,他们第一次相遇黄少天就已经将这世界斑斓的美景呈现给了他。他们越过了丛林、山脉,在不知名的海洋前约定,周泽楷觉得,他要把黄少天找出来,非找出来不可。

 

恋爱中的少年真是勇往直前。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奔跑的背影,明明灭灭的笑了起来。

 

 

 

 

他在夏季遇到的这朵花,已然盛放。

持花者不明,万丈日光拢聚成一束瑰丽的光点。

 

 

 

 

黄少天在午后的微风里看见周泽楷在操场上奔跑,他的影子缩成小小的一团跟着他飞快的移动,添花为彩,他觉得此时的周泽楷就像一往无前的勇士,而当满头是汗的勇士扶着班级粗糙简朴的门框喊他的名字时,黄少天得承认,他莫名觉得周泽楷有些帅。

秋日早已乘风而来,只是上海依旧燥热,理论上夏季已去,可是她深留在少年清明的心上和炙热的情感里。

 

「黄少天!」

周泽楷觉得自己喉咙痛得厉害,他从没这样怨恨过自己的不善言辞,日光光辉热烈,黄少天逆光的表情他看不太清,不过即使看不清楚也大致猜得到,自己从没有过这样的激烈,足够让他吃惊了。和本性反差的感觉倒也不坏,周泽楷在此刻忽然冷静了下来,其实本没什么好胆怯。

他冲着黄少天笑了笑,轻风拂面,感知到的空气倏然安静。

 

——「我喜欢你。」

 

 

黄少天在那一瞬间清晰的感觉出心脏鼓动的痕迹,他想周泽楷这个混蛋真是犯规呀,恋爱里的少年像颗闪闪发光的明星,眼睛里都是星光的轨迹。他有些不知所措,然而袭来更多的是热潮,汹涌得将他拍打在周泽楷急切的情感里。他张了张口,说不出话,纵使平日巧舌如簧,此刻的他却连只字片语都无法拼出。

告白的人坦坦荡荡,连那笑容都和平日没什么区别,他们相隔的距离在他稳健的步子中慢慢缩小,黄少天觉得更热了。他的脑海一片空白,等意识抽离神经回归现实,周泽楷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相距5厘米,不管是身高还是距离。太近了,黄少天能清楚的看到周泽楷纤长的睫毛在微微抖动,嘴唇水润。他突然觉得,周泽楷就像一株幽兰花,纯净,执着,没有光就无法存活,而他须得为他添加养料,只因为这株花是他亲手栽种。

 

少年得不到回应渐渐有些局促,他想可能是因为说的不够真切黄少天才不予理会,想了想周泽楷伸手环住了他,同时加重语气说了句「真的。」

黄少天闷在他的胸前,语气不善的说,「很热啊,周泽楷。」

周泽楷想他没拒绝,这就是好的。他低下头看到黄少天也在偷看他,眼睛里神采奕奕,他似乎无时无刻都这样朝气蓬生,热烈的吸引着周泽楷的眼球。

「你真的喜欢我吗?」怀里的人闷声问道,周泽楷闻言环紧了他。

「恩。」

「你要和我交往吗?」

「恩。」

「……」

「……」

 

「多说点话吧,周无口。」

「好。」

 

 

 

 

夏季已过,周泽楷却拾到一朵长盛不衰的花。

他在花香中笑得美好,想起书中所说。

 

 

世人称你为英雄,而「你是我的花。」

 

 

 

 

 

FIN.

我得承认急着完结烂尾了(。

话说写完了我觉得,我偏题了(。

改名叫夏花好了(。

(有时间再拖出来改改先放上


评论(32)
热度(236)
  1. 略略略海底夏花 转载了此文字

© 海底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