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就是一场历练的跋山涉水
归档在左下方,灰体字看不真切,请善用

王黄/愚者三千自有智者一瓢

突然开车,注意背后


做贼都没我这么小心谨慎



王杰希下班推门回到家里时,黄少天正翘着脚懒散地窝在沙发上玩平板,他玩的游戏其实单调的很,不是打地鼠就是愤怒的小鸟,前者是职业选手的日常,后者听说是为了全部通关气气自家远房的某个堂弟,鉴于黄少天的话总是半真半假,所以王杰希也是只是听过笑笑。
四月的北京早就停止供暖,初春的天气微寒,即使呆在屋子里也能感受到室外料峭的北风。王杰希瞥一眼他光着的脚,脱下风衣朝他走过去说,“你不冷吗?”
黄少天见他走来,立刻把脚伸进他两腿间,嘴里说着冷却完全没有去穿袜子的打算,王杰希无奈看了他一眼,将他两...

短打/王黄/世人与我

304章后续衍生
重刷王杰希让赛高英杰有感

王杰希推开轮回为他安排的宾馆房门时,黄少天罕见的在他屋子里,他躺在床上玩手机,头也没抬,只简短应了一声“回来了?”
嗯。王杰希回应着脱下外套,s市的早春还很冷,黄少天是不习惯这样冷的天气的,每次春秋到B市也是像这样将暖气送得十足。王杰希的回来将外头的冷意也带了回来,春寒料峭,黄少天难得蹦出个成语,用不知从哪看来的词形容起S市,然而王杰希是不介意也不赞同的,这边的春即使是寒也带着湿气与温吞。


对于黄少天的到来他也不介意,仿佛他出现在哪里他都了然于胸、毫不介怀,王杰希挂好外套,扯了扯脖子上束手束脚的领带,就听那头传来黄少天风凉般的话。

“今...

蒙大家不弃,虽然已有半年多未写过东西,但仍有人关注我, 于我本人已是感激涕零。
前日子发生了一件事,14年6月我为周黄写的ABO《凌晨三点》被人窃取,窃取者将全文搬走,只把人物名字替换了别人,我得知后与她联系,(事发后她立即删文),几次与她强调要公开向我道歉。得到的是肯定的回答,然而做的却不那么地道,她将lft账号自杀,但是我却没收到公开道歉。
她的做法明显的十分聪明,人海茫茫,删了id好比再世为人,重头再来谁会知道那些过往,我不知她微博所以也无处寻觅。
今日这篇也不是非要讨个什么说法,只是忽然想谈一谈,也是觉得十分心凉。
同人创作的基础是对角色的爱,每一篇的出发点都是想为所爱的角色创造一个故事。从笔...

昀你/他日再话

玛丽苏、杰克苏、雷雷雷、反正我自己有爽到,有车

OOC是我的,张若昀是你的

别圈蒸煮,圈地自萌


我不要脸了。


你总是有很多话想对他说,想给他写情书,想为他做蛋糕,想拾他的指,想吞他的唇,张若昀说你太肉麻,他说肉体是灵魂的载体,说情感是欲望的船篙,说人要吃饭,说你要高潮。

你没话说了,转过头看他,他贼笑着摊了摊手,一脸的我刚什么也没说,纯洁如我就像只小白鹿。

你开始笑,没声没响的那种,从这头走向那头,也鸡贼的冲他说,我让你高潮也就一个动作。他没接话,你一把夺过他手里把玩的手机,——就这样。...


[刀剑乱舞][烛鹤]春草弥生

本子不做了,元宝说了可以贴出来了。

刀剑的最后一篇文,感情淡如水,出坑后却觉得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感谢一直以来给我留言评论点心的小伙伴,让我在烛鹤这条微冷的路上觉得不是孤身一人wwwww说多就矫情了,不过对写手而言,再多的感谢都是不为过的wwwww


烛台切理了理腰间的佩刀,抬眼去看浮光从树间坠落成斑驳的光影。朱红漆涂的圆柱一排排垂直耸立,依次递进到远方的层云里。

他走过八十八座鸟居①,每一座都是与鹤丸国永的回忆。



近些日子越来越多的时间里,他总是会想起身在织田家的事情。

他与鹤丸坐在烛火微暗的和室里,鹤丸喜欢说他旧时...

© 海底夏花 | Powered by LOFTER